“Hong Kong 2030+” Submission Report

Author:: "Hong Kong 2030+" Consultation Task Force

(Chinese version only)  English version will be uploaded soon.

 

全國工商聯房地產商會香港及國際分會就《香港2030+》規劃的有關建議

近日,《香港2030+:跨越2030年的規劃遠景與策略》(簡稱《香港2030+》)正就2007年公佈的全港發展策略(《香港2030:規劃遠景與策略》)進行更新,為香港跨越2030年的規劃、土地及基建發展,以及建設環境的塑造提供指引。《香港2030+》研究代表政府對香港跨越2030年全港發展提出了願景和規劃目標、以及一系列的相關政策和策略,以供公眾參與。本會就《香港2030+》提出的有關策略規劃,經房地產業界多方磋商之後,現將所有意見整合成此建議書,希望政府可仔細參閱并採納。

此建議書可分為两大部分。第一部分主要探討香港的定位問題。此處著墨不多,卻十分重要。只因我們希望在提出具體建議之前先向政府及社會各界尋求共識,讓我們在部署香港發展策略時有一個更清晰的方向。與此同時,這有助於政府深入了解我們的前設,在考量其後的各項建議或提問時,可避免誤解。隨後,我們會列出所提建議主要針對的範疇,包括人才規劃、土地規劃以及經濟與法律規劃。第二部分就是從上述各範疇引申出發,向政府提出的有關建議及質詢。

《香港2030+》中明確指出香港發展的願景,是成為宜居、具競爭力及可持續發展的「亞洲國際都會」,並以可持續發展為總規劃目標。本會是認同及支持的。仍需補充的是,我們認為解決房屋問題尤為關鍵。若要談宜居與發展,首先必須做好安居這環節。香港要人人有屋住,港人才能真正安居樂業,社會才得以和諧發展。隨後,我們還要補充幾點關於香港定位的構想。

 

一、香港的定位應是全球領先的國際城市

我們認為香港不應止步於成為區域臨近地區(粵港澳大灣區、東盟自由貿易區)中的一個「牽頭人」,抑或只是中國和世界各國(「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之間的「超級聯繫人」。正因香港擁有各種得天獨厚且無可取代的有利條件(包括敏銳的商業觸覺、靈活的金融系統、嚴謹的法律制度、自由開放的政策、簡單的低稅制、人才薈萃以及高度國際化等),加上香港聚集全球大量的財富且管理著首屈一指的資金規模,香港才得以在很多方面都佔據著首要位置。有見及此,香港的未來不應該只著眼於達至「超級聯繫人」的中介地位。重要的是,香港長遠的定位應該是要成為一個在各方面均全球領先的國際城市。例如在對世界各地投資方面,我們可以扮演主導(leading)、共同投資(co-invest) 、操盤(general partner)、管理(manage)等角色,向各國各地提供多種資金及融資渠道(包括上市集資、私募基金等),提供調解和仲裁服務等。在商業發展方面,我們可以從過去作為中國內地與世界各地之間的往來「跳板」,轉而成為面對世界各地市場的「資源集散地」。而在文化發展和生活方面,我們要成為中西融合、中外合作、華洋共處、連通世界的國際人才薈萃之地。

二、香港需要前所未有的更加國際化

長久以來,香港經濟繁榮發展的重要基礎正是因為香港作為一個先進的國際都會及金融中心。故此,香港未來要繼續成長,唯一出路就是要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國際化。香港的未來是重新創造自我,走在全球化的前列。這適合香港的歷史和本地需求,同樣重要的是符合中國的長遠利益。

三、香港需要融合創意與創新科技,令產業更加多元化

我們應發揮自身在金融、貿易物流及高端服務業等多個領域中的「先天優勢」,把握內地經濟高速發展以及全球化發展機遇,融合創意與創新科技,讓我們的傳統產業成功轉型且更加多元化地發展,讓香港更具競爭力,歷久不衰。

四、未來的香港應該是美麗、有趣、具吸引力的幸福城市

香港作為一個先進的國際都會及金融中心,她是全球最具競爭力的經濟體1。香港人平均智商(Intelligent Quotient - IQ)水平亦是全球最高。然而,香港的宜居度表現堪憂,十五年來港人「幸福指數」更原地踏步。根據智經研究中心於2016年10月公佈的香港人幸福指數報告可見,過去15年香港實質人均本地生產總值(GDP)上升56.9%,但同期幸福指數僅升0.4%。又據聯合國《全球幸福指數報告》顯示,2016年香港幸福指數在全球排名第75位,是亞洲主要國家及地區中最不幸福的一個地方,遠遜於新加坡、台灣、日、韓,以及泰國。香港人秉承刻苦耐勞、不屈不撓的獅子山精神,歷盡千辛萬苦,才共同創造出今日的繁榮穩定,香港人值得擁有快樂!我們覺得在大力發展經濟的同時,不可忽視港人最真切的需求,務求達至人人有屋住,安居樂業才是根本。然而,近年劏房人口已急增至約二十萬人,公屋輪候申請超過二十八萬宗,一般申請者的平均輪候時間已達4.7年,更有人等了6年仍未獲成功編配。在滿足港人安居樂業的基礎之上,我們還應盡力將香港建設成為一個更加國際化、產業多元化、美麗、有趣、具吸引力、多姿多彩的全球宜居先進城市。

為了達至以上的目標,本會將針對人才規劃、土地規劃,以及經濟與法律規劃這三方面,提出以下各項建議及質詢。

 

人才規劃

政府應本著「以人為本」的理念,著力培養、引進具國際視野的創科型人才;與此同時不可忽視對技術型人才的栽培,應給予他們適切的支持。

在培養本土優才方面,政府應該改進教育制度,不可重文商輕數理及科技,應該多增撥資源幫助香港年輕人發掘個人天賦,發展自身所長,因材施教。現時很多年輕人和家長都只嚮往大學,卻不會有人憧憬VTC等職業專才教育機構。然而,社會各界仍十分需要各類技術專才。我們建議政府研究是否應該設立各類職業訓練中心或技術培訓學校,或可參考德國高等職業教育培養模式,在香港增設以職業訓練及技術培訓為重心的大學,開設各類技術課程,例如工程維修、建築資訊模型(BIM)、資訊科技(IT)、電子及機械(E&M)、創意產業課程等。另外,政府應該增加成人教育津貼,支持在職人士持續進修。香港人堅毅、樂天,這些性格特徵都是我們需要珍視的天賦價值。我們相信只要政府能夠提供合適的平台,令港人各施所長,鼓勵港人持續學習及進修,安身立命。久而久之,我們必能重新成為一個學習型的社會,推動香港持續繁榮發展。

在引進優才方面,政府應盡快檢討并優化「優秀人才入境計劃」,研究是否可以推出更為優厚的人才政策,吸引世界各地的優才來港創業或工作。據悉,2016年3月,深圳政府出台《關於促進人才優先發展的若干措施》,在原有稅務補貼、創業資助外,更加為符合條件的海外人才提供公寓房及租金津貼,由此進一步加強招賢納士之策。港府若不加快調整步伐,及時出策,不單會錯失吸納世界各地優才的機會,更有可能會流失部分香港本土培育的創科型人才,長久下去香港的競爭力難免會受到威脅。

此外,本會關注政府近年推行的「輸入中國籍香港永久性居民第二代計劃」(簡稱「港二代計劃」),發現該政策原意本來是為了吸引與香港較有聯繫,而又擁有海外高等學歷的年輕人回港發展,但現時推行的「港二代計劃」只惠及中國籍香港永久居民的子女,即只限於華人子弟,實在與「國際都會」的城市定位不相符。香港要實踐進一步國際化,持續高水平競爭力,在人才規劃方面,更加應該歡迎任何國籍、種族、膚色、文化背景的具有國際視野的優才來港工作,港府的人才政策和目標對象絕不可局限於海外華人子弟或內地專業人才。因此,本會提議政府快速推行新一輪不設限的「港二代計劃」,向非華人子弟的全球優才張開雙臂,誠邀任何背景的具有國際視野的優才來港。更重要的是香港應該維持和保守一貫公平原則,平等對待本地和外來以及華人和非華裔人士,向任何種族人士提供同等的機遇。由此,香港才能加強國際先進城市的地位,並在國際化方面走向全球最領先的位置。

 

土地規劃

1.  東大嶼都會發展起步慢限制多,政府宜另外選址發展CBD2.5以補土地不足

在《香港2030+》中,政府提出在鄰近香港島西面與大嶼山東面之間的水域進行填海,開拓香港第三個商業核心區(CBD3),形成東大嶼都會,其中預計可發展面積約1,000公頃。政府原意是好的,但本會憂慮CBD3目前仍處於初步構思階段,據悉相關規劃及工程可行性研究仍未展開,CBD3未來的發展因涉及生態、環境、海洋、基建、土地用途等多方面限制,需時之長難以預計。政府何不同時將視線放在其他條件相對完善而阻力較小的發展區呢?CBD3是好,但難以為中短期土地供應提供支持。在CBD2(九龍東)至CBD3之間,政府可否先發展某個CBD2.5,以舒緩土地不足的燃眉之急呢?例如,新界東北有大量未必善用的棕地和荒置的農田,地理位置緊貼神州,可否成為香港的CBD2.5呢?又例如,新界西、港島東,又或是西九龍,它們可否成為香港的CBD2.5呢?若政府認為這些地方并不適合發展成為CBD2.5,又是為何?本會希望政府可以向公眾講解有關其他選址策略的好壞分析,讓社會大眾能了解有關決策的前因後果,同時讓社會有更多更深層次參與的機會,進而在政策推行層面能獲得更多的支持及更早達成共識。

本會建議政府重視新界用地。現時新界主幹路嚴重不足,其他基礎設施的不足亦窒礙了新界發展。政府應該在新界加快發展多個就業中心,透過增設及調整基建和社區設施,包括重新規劃交通配套、供水、排污、供電,提供所需的公園、學校等社區設施,進而與鄰近地區的融合,製造更完善的條件以鼓勵市民原區就業。

另外,《香港2030+》的發展規劃欠缺實施時間表。本會認為無時間表的規劃難成氣候,只是紙上談兵。政府(尤其規劃署)應該更加高效積極地與社會各界磋商,集百家之大成,設立實施時間表,提高透明度,讓公眾更早地參與規劃,由此方能更早達至共識,能夠做成事。

2.  政府應加快推動市區土地轉型,以配合社會發展需要

本會認為,無論出於增加土地供應層面,抑或推動社區發展的層面,政府都應該加速研究及推動市區土地轉型。無可否認,目前大量的市區土地,正因為某些過於嚴謹的不合時宜的土地用途規限,正嚴重窒礙香港產業的多元化發展,讓香港最珍貴的土地資源並未得以善用, 同時扼殺港人的創造潛力。例如,港府早在2009 年10 月開始宣佈一系列活化工廈措施,原 意是鼓勵業主以重建或整棟改裝的方式活化舊式工業大廈,以提供更多樓面,從而配合香港 不斷轉變的社會及經濟需要。然而,該措施只歷時短短六年(由2010 年4 月起實施,最終在 2016 年3 月被停止),期間只有二百多宗相關申請。截至2016 年2 月底,僅有124 宗相關申 請獲得批准,而獲批的擬議新用途中含有「康體文娛場所」的(即可提供樓面作文化及創意 產業之用的),只有寥寥可數的28 宗整棟改裝舊工業大廈個案。而其他的獲批重建個案是否 能為文化及創意產業所用,就要視乎相關業權人的發展計劃。該措施效用甚微,更為市場帶 來了反效果,令工廈單位租金不斷上升,更被坊間指責其擠壓了原有工廈單位租用人的生存 空間。此不幸歸根究底是政府推動市區土地轉型的決心不明確,首推活化工廈措施只抱「試 水溫」的態度。由於措施只限於樓齡不少於15 年的工廈,還規定一定要由大廈所有業主提出 申請才會受理,故此要活化或改建非單一業主的多層工廈仍十分困難。再者,大多原本的租 戶雖是真正的用家,卻不能受惠於政策,反而抵不過貴租屢被迫遷。本會認為,市區土地轉 型的問題已經迫在眉睫,政府一定要展開檢討,建立一套靈活而富彈性的機制以滿足社會於 不同時期對土地不同用途的需要,加快推動市區土地轉型。

3.  政府應檢討并更新現行土地用途分類的定義和方法,研究納入「廣泛用途」用地

政府應該檢討并更新已經沿用了了幾十年的土地用途分類的定義和方法,以放寬土地用途限制,從而適應不斷轉變的社會行為及促進推動產業多元化。土地的分類及用途規劃應與時並進,要適時跟隨時間變遷及社會行為的轉變而改良。同時,政府應把有關定義恆常檢討及調整,以容納更多新的土地用途,從而滿足社會變化所產生的新需求。政府還應推敲是否放寬土地用途規管,納入「廣泛用途」用地,例如商住共用等。

4.  香港需要有世界級大型表演及展覽場地(須容納超過兩萬人)

本會建議政府預留土地發展會展場所及各類表演場地,尤其要加快發展大型表演及展覽場地,以供香港各團體定期舉行國際盛事及世界級賽事,務求令香港成為有趣、多姿多彩的國際大都會。若是透過香港近年舉行的國際盛事看我們的體藝文化發展,香港應是根基深厚,只要抓住機遇,我們可以更上一層樓。

在藝術方面,巴塞爾藝術展「Art Basel」自2013 年起進駐亞洲,指定香港作為巴塞爾與邁阿 密以外的唯一一個亞洲展覽區域(選址於灣仔會議展覽中心),由此充分肯定了香港作為一 個國際藝術大都會的地位,將全球頂尖的藝術作品展現於觀眾眼前。箇中原因不單是看準了 香港獨特的地緣經濟(中國現為全球藝術交易第一大國),更是因為香港中西文化結合的特 質以及香港固有的強大軟實力(包括稅率低、法治完善、效率高以及資訊流通)。如今,巴 塞爾藝術展香港展會已成功舉辦了五屆,歷年均吸引高達七萬多人次的參觀者入場,已經成 為一個廣受歡迎的全城盛事;推而廣之,它更吸引了更多的展覽和畫廊在展出期間(三月| 香港藝術月)來到香港,例如在中環海濱舉行的展覽會「Art Central」、中環加州大廈的「Vertical Gallery in Lan Kwai Fong」、在銅鑼灣時代廣場展出的「Picasso and Jacqueline」作品 展、在太古坊ArtistTree 展出的Zaha Hadid「實驗無止境」作品展覽等。由此可見,國際性展 覽的進駐,不只有利於穩固香港的獨特地位,還有利於為本地藝術家、收藏家以及策展人提 供交流平台,吸引更多高質素的展覽進駐香港,從而促進香港藝術發展。同樣,在體育盛事 方面,香港國際七人籃球賽是另一個很好的例子,可說明國際盛事還吸引了許多海外遊客, 既能促進香港體壇發展又可帶來可觀的經濟效益。而在音樂演出方面,韓國流行音樂(KPOP) 的權威獎項——Mnet 亞洲音樂獎「MAMA」自2013 年起每年都在香港舉行。有趣的 是,就算頂受著韓國粉絲長期抱怨的壓力,這個韓國音樂權威獎項依然選擇在香港而非韓國 舉行。主辦方解釋,這正是因為香港作為國際文化的交匯中心,是國際盛事選址的不二之選。

縱觀以上所有,可見香港在舉辦國際盛事方面享有先天優勢,我們應該將這些優勢加以善 用,在硬件設施上給予充分支持,從而令香港成為一個在各方面都領先的國際都會。然而, 香港目前最欠缺的就是一個可容納超過20,000 多人的大型表演場地。放眼世界,幾乎每個國 際城市都能提供至少一個的大型世界級娛樂場所。例如台灣正在興建的台北大巨蛋「Taipei Dome」將來可容納至少四萬人,而韓國首爾的高尺天空巨蛋「Gocheok Sky Dome」也能容納 超過兩萬人。就在我們大灣區內的中國二線城市佛山,也有世紀蓮體育中心,其運動場上的 觀眾座位已有36,686 個。而我們香港,目前最大的室內多用途表演場館AsiaWorld-Arena(亞 洲國際博覽館內的單層無柱式展館)只能容納14,000 名觀眾,香港體育館(俗稱「紅館」) 也只設有12,500 個座位。由此,本會促請政府正視該問題,千萬不要因為我們硬件配套設施 不足而長久錯失了大批頂尖音樂人及世界著名歌手的表演,自削競爭力!本會十分關注西九 龍擬將原本興建大型表演場地及展覽中心的土地改為興建故宮文化博物館之事宜。本會並非 反對香港興建故宮文化博物館,但我們熱切希望政府明白香港欠缺大型表演場地的迫切性及 嚴重性,希望政府加快發展大型表演及展覽場地,讓香港可以定期舉行各種國際級文娛藝術 盛事及世界級賽事,承諾鞏固香港國際都會的地位,讓香港人的生活更加有趣,更加多姿多彩。

5.  政府需加快構建智能社區,推動發展智慧城市

要建設更好的香港,我們不能一味地批判,「揭傷疤」往往只增添了社會的負能量而無助於走出困境,這時我們需要的是「逆思維」。比如,當所有傳媒都在負面報道發展商愈建愈細的「奇則」時,反過來看到的可以是香港設計師善用空間的超凡技藝,令小型單位的室內設計受到國際關注,隨之引領新一輪空間設計的世界潮流。那麼,當全世界都知道香港是其中一個人口密度最高的城市時,大部分人都在抱怨擠迫的生活環境,但其實反過來看,香港的建築物林立,街道密集,正正為我們的生活提供了各方面(交通、生活用品採購、餐飲等)的便利。

政府近年積極宣傳智慧城市的概念,期望以九龍東作為試點,建設一個著重以人為本和科技方案以達至提高城市運作及管理效率、改善生活質素以及增強經濟競爭力的城市。然而,有關計劃僅止步於概念,仍未有具體措施及切實時間表。本會認為,建設智慧城市的關鍵在於無線網絡基建。正因為香港是一個高密度城市,無線網絡設備的搭建將是超高效的,同樣的覆蓋範圍在人口密度極高的香港相比其他國家或地區必然能服務到更多的公眾。本會建議政府可從某幾個小社區開始推動免費無線網絡,然後逐步擴大免費無線網絡的覆蓋範圍,讓公眾可以隨時隨地接收及發放資訊,最終將有關服務推廣至全港所有公共空間,令香港擁有最多最容易上網的社區,成為一個全球資訊流通最方便的智慧城市。隨著無線網絡基建的完善,資訊流通自然會更高效,城市運作及管理效率必然會快速提高,屆時政府可善用大數據,與社福機構合作,推廣針對各年齡層的社會服務,同時亦能為未來人口老化衍生的各種問題早作準備。

 

經濟及法律規劃

若要推行以上各種倡議,最需要的就是法律法規的更新及護航。隨著全球化加劇及創新科技的高速發展,某些香港已沿用幾十年法規已經不合時宜,某程度上還窒礙了新興產業的發展。例如當下,分享經濟熱潮正席捲全球,已經有幾十億消費者從中受益,而 Airbnb,Uber等一系列通過網絡平台、以共享經濟作為願景的國際性新產業至今在港仍未能合法化。香港政府有需要盡快考慮制定或修訂相關的法例,研究訂立簡單寬鬆的發牌規定,以面對全球化帶來的挑戰,迎接新的機遇。

而經濟方面,維持理想的人口結構是經濟穩定增長的原動力,是經濟規劃的重心。然而,香港面臨人口老化加劇的問題,二十年後每十位港人當中就有約三位就是65歲或以上的長者。故此,本會建議政府優化移民政策以輸入年輕優才,同時還應出台鼓勵生育的政策,為未來提供更多25歲至55歲的勞動人口。政府還應增撥資源為人口老化作準備。在硬件配套方面,我們需要建設更多長者設施,例如活動中心及醫療保健中心等;而在軟件配套方面,我們要為長者提供更好的醫療福利及長者服務。對於如何增設社區配套設施方面,本會建議政府著力研究土地社會化在香港的實施可行性。我們建議政府採取先易後難的方式,先在現有土地上增加「社化」空間,例如在所有官方及非官方用地上,適當地提供部分樓面面積作為社會公用,包括長者居家安老服務(令老人家可在當區安居安老)、幼兒託管服務(令媽媽可安心外出工作,解放女性勞動力)以及青年宿舍等。與此同時,政府應研究是否能透過地契要求發展商在私人土地發展項目中提供以上配套社區服務,并考慮可否豁免將該部分土地或樓面計入總樓面面積,或批出額外地積比率以提供相關設施。本會認為,若政府可在每個大型屋邨中都能設有診所及長者服務中心,未來香港人口老化加劇所衍生的問題必能迎刃而解。

再者,本會認為政府應加強發展興建長者屋。目前香港長者屋的發展仍屬初級階段,大可借鑒內地及歐美的發展模式,加以優化,探索出一套可令長者「老有所養、老有所屬、老有所為」的發展方式。我們認為長者屋需要滿足原區置業、配套理想及融入社區這三大要求。其中原區置業尤為重要,對打造「老少共融」的和諧社區能起到關鍵作用。儘管現時香港家庭結構漸趨核心家庭化,但受中國傳統觀念影響,大部分成年子女仍希望父母能與自己住在同一社區,方便照顧。長者若能與家中晚輩住在同區,自然免卻了需要重新適應新環境的問題,更有助於長者融入社區,積極參與社區活動,活得開心和有價值。

另外,香港需要一個更強大的公共運輸系統,以支持香港經濟長期繁榮發展。針對這方面,本會主要有兩點建議。第一,我們建議所有由政府擁有的路、橋、隧道不設收費。由此還能有效釋放交通收費廣場用地,以作其他用途。第二,我們促請政府檢討港鐵票價調整機制。本會提議政府可參考訂立以下機制:往來CBD1和CBD2之間的票價按原機制調整收費;但由其他地區往返CBD1或CBD2則不設收費,從而減輕在職人士的交通費負擔,亦可以令在職人士無需再為省減交通開支而租住市區劏房,由此亦有利於打擊劏房歪風。

除此之外,政府應著力改善香港各區的街道設計,引入單車徑(All Ages & Ability (AAA) Bicycle Network),加強各區之間的連貫性(connectivity),提升整個城市的步行和騎單車的方便程度(walkability and cyclability)。本會建議政府在維港兩岸建設以行人單車通道相連接的一條25-30公里的環迴風景長廊(Harbour Loop),由此橫跨維港兩岸,令市民和遊客可以免費步行或騎單車到對岸,近距離地享受維港景緻。其中東面由鰂魚涌至鯉魚門構建過海天橋,西邊由中上環搭建過海天橋連接西九龍。

最後,我們希望香港變得更美麗。本會認為政府應更加重視設計,在原來功能主導的基礎上再進一步,邁向設計主導,不斷妝點美化香港,進一步提升香港的魅力。例如,所有的天橋和政府公共設施不再由路政署和建築署去以最便宜的「基本倒模」方式來建設,而是交由建築師或設計師構思,力求令香港更加靚麗。又例如,公共空間的花草種植應加強對美觀的要求,聘請專業園藝師設計,及專業園林景觀專家及維護團隊負責。

綜上所有,我們盼望未來的香港會是我們更加引以為傲的先進國際城市,更加美麗、有趣、具吸引力,香港人生活更加幸福、融和、多姿多彩。以上皆為本會建議,或有未周之處,歡迎進一步商榷,敬請予以認真考量。

 

- 完 -

XS
SM
MD
LG